(第十三回)
  
  二哥鎮守荊州的時候,我正跟著大哥打成都,占了成都以後,我與子龍便請了個假去看二哥。進了二哥的府上,卻見一人如木雞般立在客廳門口一動不動,仔細一看,原來是周倉。
  
  周倉長的跟我是一個類型的,都屬於掉到煤堆裏找不到的那種。當年我們桃園三結義的時候,雖說是散兵遊勇,但好歹打著正規軍的旗號 。而周倉那時卻在跟著黃巾軍打遊擊戰爭,後來黃巾軍被滅了,他便拉大旗扯虎皮的做了山賊,按說這應該是個很有前途的職業,可這小子心氣挺高,一直不滿意,後來終於碰到了二哥,恰巧二哥當時正護送兩個嫂子去找大哥,見他塊頭挺大,便收他做了跟班。這傢夥倒也賣力,平日裏二哥走到哪,他便扛著大刀跟到哪,弄得有段時間我也想收個跟班。

   周倉有個毛病,就是嘴有點碎。甭管什麼場合,甭管什麼話題,他總要插上幾嘴才過癮。軍師曾經當著周倉的面說:你呀,就是騾子賣了個驢價錢,壞就壞在那張嘴上。二哥也曾無數次訓斥過他,但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,這小子依然死性不改。當日我見他立在客廳門口,心裏也猜了個大概,故意走上前去問:周倉,大熱天的你杵這兒幹什麼啊?周倉擠了擠眼,努了努嘴,面色很尷尬。可就是不說一個字,我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二哥聽到聲音後出來,把我們讓到客廳,落座以後,我便問二哥是怎麼回事。二哥長歎一聲,道:我早晚要死在這小子的嘴上。
  
  原來前日魯肅邀二哥到陸口臨江廳赴宴,當時情況複雜,敵我不明了,很顯然這頓飯不是那麼好吃的,但二哥久在荊州,嘴裏都淡出個鳥來了,於是橫下心便去了。酒過三巡時,便開始談到正事了,魯肅拐著彎的想把荊州要回去,二哥也兜著圈子的就是不給,正在雙方打著哈哈較勁的時候,周倉在旁邊扯著嗓子喊了一句:天下土地,惟有德者居之。豈獨是汝東吳當有耶!這句話一出,雙方都是一驚,氣氛馬上變得不融洽了。魯肅揮了揮手,侍應把剛上的那盤大閘蟹給撤了,二哥氣的臉都綠了,回來後罰周倉站6個時辰,並且警告他,倘若再多嘴就把他扔到江裏喂王八。

  二哥說完後咂了咂嘴,唉,可惜那盤大閘蟹啊,我連條腿都沒吃著。子龍笑了,說到,二哥,當日那情況很兇險啊,你能完整地回來就已經不錯了。二哥不以為然地說,比這兇險的事我經歷的多了。於是我們三個便開始討論天下最險的事。子龍說天下最險的事莫過於火上了房,我知道他又想起赤壁之戰了。但我想起小時侯家鄉發大水的場景,一望無際的大水,遍地都是浮腫的屍體,於是認為水上了牆才是最險。二哥沉吟了半天,說道:小孩趴在井沿旁。我和子龍想了一下,齊聲讚歎二哥有創意,這個果然是險中之險,真不虧是讀書人啊!
  
  正在這時,卻聽門外周倉大聲喊道:喂王八就喂王八,天下最險之事就是流氓騎在媳婦身上 (第十四回)
  
  今天陽光明媚,我站在門口對著太陽剔牙。其實早上就喝了一碗稀得能數出米粒的稀粥,真沒什麼東西可以塞牙縫的。但剔牙是一種姿態,如果你大清早看見一個人眯著眼睛很悠閒地剔著牙,你一定會覺得他生活得很有質量。

  最近正是青黃不接的季節,加上連日作戰,我們這些將領每天也只能領到一小把大米,底下的兵士們就更不消說了,個個餓得面黃肌瘦的,站崗的拄著槍,巡邏的爬著走,真正的慘不忍睹。而我自己其實也餓得兩眼發花,但我必須要挺住,這樣子才能穩定軍心。
  
  魏延彎著腰從旁邊走過來,見到我愣了一下,上下打量著我,我被他看得莫名其妙。而且這小子不僅是看,還把大鼻子湊過來不停地嗅,我猛然醒悟了,我*,不會吧?這小子不會餓到如此地步吧?看著他白森森的牙齒我有些KB,連著往後退了好幾步。
  
  魏延詭秘地一笑,又湊了上來,我大叫道:你,你離我遠點!魏延依舊保持著笑容低聲說:三哥,有什麼好吃的啊?別自個獨吞啊,也讓兄弟打打牙祭呀。我低頭看了看手裏的牙籤,又想了想,突然開心起來,於是笑著對他說:嘿嘿,小點聲,別讓別人知道哦,晚上來找我吧。
    
  看著魏延屁顛屁顛的背影我在心裏狂笑,可不大一會兒,子龍來了。子龍依舊保持著瀟灑的身姿,雖然他的眼眶有點深陷,但笑容依舊優雅迷人。他就那麼笑著對我說:三哥,不夠意思了吧?我愣了一下,疑惑地說:什麼呀?子龍的臉一下拉的比驢還長,轉身便走,邊走邊說:得,以後甭說認識我,咱哥倆到此為止。
    
  我用了一柱香的時間才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,沒想到魏延也是個大嘴巴啊,正懊惱間,見一副將扶著牆進來了,有氣無力地對我說:將軍,老大找你。
  
  一進大哥屋裏就發現氣氛不對勁,人很多,軍師,二哥,子龍,還有魏延,都在。個個雖說站的不是那麼筆直,但表情絕對嚴肅。我看了看大哥,說道:大哥,找我來什麼事啊?大哥咳嗽了兩聲說:咳咳,這個……軍師在一邊接了茬:翼德啊,是這樣的,今天軍士發現主公的盧馬少了一隻耳朵,不知道是被誰割掉了。我大怒:是誰這麼大的膽子?說完後忽然發現眾人眼神有異,忍不住張口:你……你們……難道是懷疑我?

  大哥揮了揮手:三弟,別胡思亂想,大哥是絕對不懷疑你的,別說區區一個馬耳朵,便是整座城池你也不會要的。大哥雖是這麼說,可別人看我的眼神依舊沒有變,當時把我氣得鬚髮皆張,剛想發作,忽然門外進來一人,撲通一聲雙膝跪到在地:主公,臣罪該萬死,是臣偷割了馬耳朵。大家定睛一看,原來是馬超。

  一時間都面面相覷,很多時候當事情出現了你意想不到的轉折時,大多數人通常都保持沈默。當然事情的結果還是不了了之的,畢竟只是一隻馬耳朵嘛,況且大哥又是如此仁愛之人,但我總隱隱覺得過程中有點不對頭,可怎麼也想不明白。
  
  直到很多天以後的一次酒宴上,馬超舉著杯朝我走過來,當時我已經喝得看著他的頭有兩個大的程度了,他低聲對我說了一句:還記得馬耳朵的事嗎?我愕然,他微微一笑:那天早上我偶然看到主公在後山不知道埋什麼東西。
  
  在喝醉的時候我腦子總是特別靈光,於是我一下子全明白了。
      
  背黑鍋是誰都不願意的,但關鍵要看背黑鍋的場合,當然更關鍵的是你給誰背的黑鍋。
      
  後來馬超與我們一起被封為五虎將的時候,雖然二哥老大的不高興,但我卻一點意見也沒有。(第十五回)
  
  我的女人離開我的時候,給我留下了兩個孩子,一男一女,兒子出生的時候我正在吃包子,於是便取名為包子,後來軍師給改為張苞。女兒就叫丫頭,叫著倒也朗朗上口。(至於張紹是我手下一個偏將的兒子,偏將戰死以後,我見他可憐,便收為義子。)

  當時大哥已經有了阿斗,二哥已經有了關興。自從我知道阿斗這孩子深藏不露以後,便天天叫包子跟著阿斗混,俗話說,近朱者赤嘛,我也想讓包子多跟著阿斗學點心計。可還有句俗話叫做:龍生龍,鳳生鳳,老鼠的兒子會打洞,包子雖然長的比我白一些,但那笨勁兒比我還略勝一籌。跟著阿斗不但沒變聰明,反而越來越笨,後來我才知道,人家阿斗是裝傻,我兒子那是真傻。

  有一天傍晚,包子從外面回來,坐在門檻上雙手托著下巴望著天空發呆,我見狀很奇怪,就問他在幹什麼,他說在看日出。我嚇了一跳,就聽他繼續說,你不是讓我跟阿斗哥學習嘛,我早上去找阿斗哥,見他就是這個樣子看日出的。

  還有一次,軍師來我家,我對包子說,去給軍師沏杯茶。過了良久,包子端著一個大茶盤出來了,上面放了七杯茶。我大怒,包子卻得意洋洋地說,你不是讓我給軍師七杯茶嘛,你看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,正好七杯,我數了好幾遍呢。軍師搖著鳥毛扇子抿著嘴說,翼德啊,照我看來,阿斗這孩子是大智若愚型的,而你這包子卻是典型的大愚若智啊。誰知第二天我去包子臥室發現牆上貼了一副字,上面歪歪扭扭地寫了四個大字:大愚若智,落款:張苞手黑。 看著那個“苞”字我突然明白了軍師的意思,“苞”不就是草包嘛。
  
  眼瞅著兒子是完了,我便把心思放在了女兒身上。別看我長成這樣,可我那丫頭卻一點都不象我,隨著年齡的增長,出落得如花似玉,越來越水靈,而且這孩子比她哥哥強一萬倍,除了針織女紅外,琴棋書畫樣樣精通,誰見著誰誇,魏延那次跟我說,看不出你這黑炭頭生兒子不行,生女兒倒挺拿手。
    
  有段時間包子每天回來都興高采烈的,還經常帶回些小東西,比如水果啊點心啊小扇子啊等等,說是阿斗哥給的。再後來我發現阿斗來我家的次數越來越多,而且倆人關上門一聊就是一上午,我心想這小子行啊,幾天沒留神,居然跟阿斗走的這麼近了。可又過了一段時間,我發覺有點不對頭,有一天丫頭從我身邊低頭走過,我突然發現有點異樣,她的腰怎麼那麼粗?天那!我恍然大悟!
  
  晚上我很鬱悶,於是找子龍來喝酒,越喝越窩囊,唉,兒子不成器倒也罷了,那麼好的女兒卻也被人搞大了肚子,我活得真失敗。想著想著眼圈便紅了。子龍勸我說:三哥,你別那麼想,包子雖然不怎麼聰明,可也不是沒有優點啊,前陣子我看他耍了一會槍,有模有樣的。至於丫頭,早晚都是人家的,退一萬步來說,你想讓你女兒一輩子待在家裏守著你啊?

  晚上躺在床上,看著銀子般的月光透過窗子落在地上,一格一格的,我忽然想通了,人啊,怎麼都是一輩子,健健康康的快快樂樂的就最好了,事情雖然沒朝著最好的方向發展,但至少也沒朝著最壞的方向發展嘛。想到這裏我特欣慰地睜大眼睛睡去。 (第十六回)
  
  我生命裏有一個女人不得不提,說起來這事有些荒謬,但又有誰一生中沒做過幾件荒謬的事呢?
  
  這個女人叫孫尚香,她哥哥叫孫權。她本來是大哥的女人,也就是我的大嫂。
  
  孫尚香其實長的不好看,五大三粗的,黃頭發藍眼睛,有人說她和她哥哥都不是漢人,是沒開化的胡人的種,但這話只能背地裏說說,因為他們的父親孫堅是個地道的漢人。
  
  當初大哥的這樁婚事本是周瑜的一個計策,結果弄假成真,賠了夫人又折兵這句話被當作童謠唱了好多年。對於很多人來說這是一段佳話,但對孫尚香來說這是一個噩夢。
  
  最早的時候哥哥對她說:劉備一表人才,二十年前,率兵攻打黃巾軍勢如破竹,威名顯赫,才三十三歲。孫權把那個二十年前說得很快,可憐的孫尚香只聽到了最後的三十三歲,結果洞房之夜才發現是個老頭子,由此可見說話的輕重緩急絕對是門學問。
  
  而反過來說呢,大哥卻也只把這門親事當作霸佔荊州的一個棋子而已,說實話,自從有了阿斗以後,他似乎再沒跟女人睡過覺。於是這樁名存實亡的婚姻便造就了一個寂寞的女人。
  
  但為什麼是我?為什麼不是軍師、子龍或者大哥的馬夫?很長時間我一直弄不明白這個問題。我不停地回憶那個晚上,可惜很多細節都已經記不起來了,只記得那天晚上月亮很圓,我喝了很多酒。月圓之夜會有很多怪異的事情發生的,軍師曾經這麼說過。而大哥則不止一次地對我說,酒不是好東西。

  當倘若僅僅是月圓和喝酒那次倒也罷了,可後來……我得承認,人是會很多次掉進同一個坑裏的,開始是偶然,後來就是習慣了。我得承認我迷戀她那空洞而癡迷的眼神。
  
  我努力地為自己找藉口,事實上我們每個人做任何事情都在為自己找藉口。但我發現隨著事態的發展我越來越無法自拔,我經常會在黑暗中大叫一聲醒過來,渾身都是冷汗。我曾經拐彎抹角地諮詢過子龍,子龍給了我一句話:有些事情即便是如何的天經地義也會讓有些人寢食難安,而有些事即便是如何的罪大惡極也會令人心安理得,因為我們看到的只是事情的表面。

  子龍的話讓我想了好多天,最終我做了個決定:從坑裏跳出來。也許很多年後我會為這個決定而後悔,但我做了決定以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。
  
  她一點也沒有驚訝,其實女人真的很可怕,在好多地方她們都顯得遠比男人理性而堅強。她就那麼靜靜地坐著如同一塊石碑,不知道她在想什麼,很多年以後馬超對我說,永遠也別企圖知道一個女人在想什麼。馬超是個走一步踩一個腳印的人,他的話應該有道理的。

  沒幾天孫尚香就走了,走的時候還抱走了阿斗。大哥命我和子龍去追,我到了江邊發現她就立在船頭,我跳上船問她,為什麼抱走幼主?她表情恍惚地說,倘若我不這樣做你會來見我最後一面嗎?我愕然,想了半天,搖頭說,不會。於是我看見淚水順著她的臉龐汩汩地流,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心裏好亂,這時候船艙裏上來一個人探頭探腦的,我隨手一劍把他劈成兩截,抱著阿斗上岸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  
  自此我再也沒見過她,也沒有關於她的任何消息。在你的生命裏,有一些人跟你的關係象兩條平行線,保持著固定的距離卻永遠也不可能相遇;還有一些人跟你的關係則如同兩條交叉線,在經過一個交叉點以後便愈來愈遠。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PhotosAlbu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